首页 > 社科资料 > 陈剑:用改革释放内需潜力 推动经济持续增长

胡温十年,中国经济保持了年均10%以上的增长,中国经济总量从2002年10万亿增长到2012年的52万亿,这样一份骄人的成绩单来之不易。2013年3月,新一届政府上任。能否保持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这是关注中国经济走势人士所关注的。笔者以为,未来五至十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将由所放缓,增长速度有所回落,但维系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动力,外贸、投仍是重要内容。但内需,特别是居民消费潜力的巨大释放,将成为这一阶段的突出特征和增长亮点。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牢牢把握扩大内需这一战略基点,加快建立扩大消费需求长效机制,释放居民消费潜力,保持投资合理增长,扩大国内市场规模。”初步的分析说明,只要消费需求能够有效释放出来,支撑未来中国10年7左右的中速增长是完全可能的。

一.中国居民消费正从生存消费向发展型消费转变

2012年,中国人均GDP已达到6166美元(人均38852人民币),进入到上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从我国的情况看,城乡居民的消费结构正处在不断升级过程中:即由生活必需品到耐用消费品的升级;由私人产品到公共产品的需求升级。消费结构升级的主要原因在于,经过35年的改革开放,中国人民生活水平已从以人的温饱为目标的生存型阶段,全面进入以人的自身发展为目标的发展型新阶段。由主要追求温饱向教育、医疗等转变。在社会需求结构急剧变化的趋势下,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公共产品与服务的巨大需求与政府对公共产品与服务的提供有限性的矛盾日益突出。这一矛盾,实际是党的十八大提出的“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在新时期的一种表现形式。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其主持召开的新一届国务院第一次常务会议上强调,转变政府职能任务艰巨,这是新一届政府开门要办的第一件事,把不该管的微观事项坚决放给市场、交给社会,该加强的宏观管理切实加强,把改善民生、加大公共产品供给、提高公共服务水平作为政府的主要职责,就成了今后一段时期政府工作重中之重。而改善民生,加大公共产品与服务的供给,对缓解上述矛盾,提升内需潜力具有重要作用。

二.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将使居民消费巨大潜力得以释放

中国目前居民收入差距之大引起了国人的普遍关注。以反映居民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为例,国家统计局2013年1月18日公布中国2012年基尼系数为0.474。国家统计局之所以公布这组数据,可能与2012年12月,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在京发布的数据有关。按照他们的调查,2010年中国家庭的基尼系数为0.61,大大高于0.44的全球平均水平。按照诸多学者的观点,如果把各种隐性收入也考虑在内,后一种数据可能更为准确。但无论官方或民间的数据,仍然反映出,中国居民收入差距仍在高位运行。

1.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2.财税体制改革,也会对扩大内需起到重要作用

3.打破国有企业的行业垄断

4.进一步推进社会保障制度建设

5.推进产权制度改革

三.进一步推进中国人口城镇化发展步伐


 

按照李克强总理的理解,城镇化是内需最大的潜力所在。我国目前仍处在城镇快速推进时期。2002年,中国城镇化水平只有39.1%,而到了2012年,中国城镇化水平则达到了52.6%。十年间,城镇化水平提升了13.5个百分点,年均达到了1.35百分点,是改革开放35年间城镇化水平增长最快的时期。每年有1000多万中国农村居民转变为城市居民。特别是近年来,由于城镇化总体规模的提升,由农村居民转变为城市居民的绝对数,每年已经超过1500万以上,这几乎是欧洲一个中等规模国家的人口。中国城镇化的快速推进,既对经济持续增长起了重要保障作用,同时也对改变人们的观念和生活方式产生重要影响,成为中国一百多年来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发展最为迅速、高歌猛进的时代。

人口城镇化蕴藏着巨大的需求潜力,成为扩大内需的重要平台。初步估计:每增加一个市民,需新增综合投资至少10万元;人口城市化每提高1个百分点,需新增1400万人左右,年综合投资大概在1.4万亿元以上。这无疑是推进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动力。

我国以人口城镇化为主要依托的需求潜力释放,是未来10年可持续发展的一大优势。一般认为,人口城镇化水平达到65%至70%,就大体完成了人口城镇化发展, 进入了城镇化相对缓慢发展阶段。2012年,中国城镇化水平为52.6%,要达到65%的人口城市化水平,至少还有10年以上的增长时间。

推进人口城市化的发展,意味着大量的中国农村居民转变为市民,农村人口向城市的迁移和集聚, 为中等收入者的逐步增多创造了条件。从实际情况看,我国人口城市化水平是比较低的。2012年中国人口城市化水平为52.6%,其中包括了1.6亿在外乡务工的农民工,若按户籍计算只有36%左右。这个比重明显低于世界银行统计的中等收入国家平均48.5%的水平。这也表明:一方面我国人口城镇化的转型大有空间,大有可为;另一方面我国人口城镇化的差距尚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四.为非公经济健康成长提供公平竞争环境

对非公经济的作用,虽然对其作用的认识不断深化,但至今并没有到位。党的18大报告提出,“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 18大报告有关引导非公经济发展的关键词是“平等”、“公平”、“同等”。问题是,如何使18大报告精神在现实生活中得到很好落实。现实生活中,政府控制的国有企业已经占领了经济生活的制高点,控制了经济生活中命脉,非公经济向上的通道几乎被堵死,即使“毫不动摇”,也很难有重大突破。

近年来,国务院出台了多部鼓励非公经济即民有经济发展的政策,但实际效果并不尽人意。2005年国务院出台了支持、鼓励和引导非公经济的36条,即《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2010年又出台了鼓励和引导民营资本投资的36条。2012年7月又出台了新36条设施细则。如果说,2005年搞非公经济36条可以看作是一个重大进步的话,那到了2010年,再搞另一个36条的时候,说明2005年出台的36条,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得到很好落实。此外,2010年新36条的一些规定,本身仍含有对非公经济的歧视。没有体现平等对待。例如,电信领域,规定民营经济只能参股,石油领域不能搞独资,等等。


五.深化金融体制改革

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实际仍是属于打破垄断,创造平等市场竞争环境的内容,为推动内需铺路。

金融系统中国有垄断银行或大银行,过多地依赖行政管理,禁止商业银行展开吸存竞争,同时利用存贷差的政策来确保国有银行的利润,利差达到2.5%~3%。由于存款的利率是行政控制的,贷款利率是放开的。2011年银行利润总额达1万多亿元,比前年增长36%以上。银行的巨额利润是在实体经济困难重重和老百姓长期承受负利率的背景下取得的。实际是极大影响了中国实体经济,特别是非公经济的健康发展。这就需要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因为利率市场化后,会提升银行之间的竞争程度,存款利率会提高,贷款利率则会下降,这就触动了大银行的核心利益, 使得他们通过巨大的存货差获取高额利润成为不可能。作为共和国长子的大型国企占着产业链高端和政策优势,成为贷款优先支持的对象,而广大非公企业,特别是微小企业却求贷无门,任凭银行不断附加贷款条件,有的不得不接受高利贷。因而推进利率市场化,将会极大提升资源配置的效率,推进中国市场经济体制健全和完善程度。但利率市场化的改革将会遭到了既得利益集团,特别是国有大银行强烈反对。如果不能够排除阻碍,这项改革的推进是难以实现的。

(作者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北京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研究员。)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http://theory.people.com.cn/n/2013/0506/c40531-213793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