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资料 > 让“味道”在群众路线上飘起来

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正在党内全面开展。作为活动主体的党员干部只有深入基层,让身上沾满“泥土味”,才能在众声喧哗中,倾听到那些沉没的声音;只有扎实工作,让全身沾满“汗水味”,才能在开山破石中,凝聚起执政兴国的强大力量;也只有一心为民,让全身沾满“人情味”,才能在追梦途中,唱出“中国好声音”,奏响“中国好旋律”。

每一位党员干部虽然是实践活动的个体,但对整个活动的影响却是巨大的,稍有不慎就会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因为搭一次“花架子”,就把群众的心伤一回;走一次过场,就与群众的距离远一分,久而久之群众就会对我们整个干部队伍形成一种不好的定识。如同把一汤匙的污水倒进一桶酒里,我们得到的将是一桶污水。这里说明了“污水”的能量是相当惊人,它的破坏力更是巨大的。

如今,在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难免会碰到个别“污水”式的干部。他们热衷虚谈废务不求真务实,追求形式、享乐而不脚踏实地;为追求对世界的纵横捭阖,却忽视了与群众间的天然联系;同时还缺少那份直面问题的勇气,却多了颗迷醉莺歌燕舞的奢靡之心。这样的干部人数虽少,但破坏力却惊人。倘若不能及时发现与扭转,那么我们党在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辛勤努力,都将被这些“污水”式干部的所作所为抵消。

面对“前无古人的道路”,面对“开山破石的事业”,我们只有多沾“泥土味”,多留“汗水味”,多怀“人情味”,才能使“污水”得到净化,也才能通过丰富的“神经末梢”感知时代洪流最深处的脉动。

常沾“泥土味”,才能“高枕无忧”。1954的冬天,周恩来总理听说北京交通很拥挤。于是在一天下午,周总理一行人走上了公交车。当乘客们发现了总理时,顿时车里沸腾起来,一位乘客挤过来,握着总理的手激动地说:“总理,您那么忙,怎么还来坐公共汽车?”周总理笑着说:“我也来体验一下你们的生活吗!”。下了车以后,周总理又上了无轨电车,在寒冷的夜晚走了大半个北京城。情况搞清楚后,总理很快召集有关部门同志负责研究了许多解决交通拥挤的办法。比如,画出人行横道线,在繁华路口的马路中间设安全岛等。如今,我们在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也要像周总理那样,放下架子,府下身子,走到群众中,听听他们的家常里短,了解他们的所急、所盼,沾自己一身“土”。进而讨得群众的欢心,获得群众的信任与支持,这样我们在圆梦征途中遇到的“硬骨头”都将有解决的办法和力量,我们党执政兴国才能更加“高枕无忧”。

常留“汗水味”,才能“移山填海”。中国古代有一个《愚公移山》的故事。说的是北山愚公,率领他的儿子们,要用锄头挖去挡住他家出路的太行、王屋二山。愚公认为,他死后有他的儿子,儿子死后又有孙,子子子孙孙是没有穷尽的,而这两座山虽然很高却不会再增高了,挖一点就会少一点,于是毫不动摇,每天挖山不止。这件事感动了上天,于是他派了两个仙人下凡把两座山背走了。现在,有四座大山挡住了我们党圆梦之路,分别是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而我们党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就是想通过扎实工作一点点挖掉这四座大山。当我们这份诚心、这份实意、一身“汗味”感动了中国人民这个“上天”和我们一起来挖时,那么我们党圆梦的征途中有什么大山不平?有什么四风不扫?

常怀“人情味”,才能“万古长青”。一则故事,讲有位叫卫仲达的官员,一天魂魄被摄入阴间,阎王拿善恶簿给他看,发现恶簿摊满庭院,而善簿却只几张。阎王取秤来称,大叠之恶簿,却比只几张的善簿轻。仲达好奇地问:“我那来如此多的恶录?”阎王答:“思念不正就已犯罪,不一定做了才算。”又问:“善录何以会比恶录重呢?”阎王答:“朝廷常兴大工、修三山石桥时,你曾上书劝阻。”仲达说:“我虽上书,朝廷并未采纳,何以有此份量?”阎王说:“朝廷虽未采纳,但你一念之善,普达万民之身,若被采纳,则善力更大。”现实生活中,故事里的“善恶薄”,就如同百姓之心,党员干部平时的所作所为,都会记录在人民群众心中这个 “善恶薄”上。我们只有常怀一心为民的“人情味”,才能在群众心中的“善薄”渐重,“恶薄”渐轻,进而获得群众的拥护与跟随,继续请我们坐在“台上”,并给我们党注入无穷生机,而我们的共产主义事业也必将“万古长青”。

当“泥土味”成为共产党人的体味,当“汗水味”成为共产党人的印记,当“人情味”融入到每一位共产党人的血脉之中时,我们党就能在接力奋斗的征途中,聚集起逆势上扬、顺势有为、乘势而上的底气和人气来净化“污水”,进而在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唱出“中国好声音”,奏响“中国好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