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资料 > 宋立:辩证看待当前我国经济发展中的投资与消费

日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3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发表特别致辞时表示,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已经进入提质增效的“第二季”,后面的故事将更精彩。今天下午,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宋立做客人民网,以“中国经济发展奇迹进入‘第二季’”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他指出,中国经济中存在的不足和弱点,可能和一般新兴市场国家还不完全一样。

宋立认为,目前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是产能过剩。之所以会出现产能过剩,是因为我们过去十年在全球化鼎盛时期,为了适应全球化,在原有的与内生工业化相适应的产能之外,发展出了适应全球化需要的新的产能。现在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化有所退潮,所以我们有一部分产能就成了过剩的。这个是需要我们去消化的。另一方面,我们的投资率高一些,消费率低一些,当然,这个问题也需要辩证地去看。

他谈到,投资率高、二产比例高,和出口、顺差率高,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全球化的一个特征。因为全球化扩大开放,所以,比如原来在国外进行的投资,转到我们这里来了。还有包括在台湾和香港他们那儿的一些投资,也转到大陆和内地来了。这样的话,我们的投资率就高出一块,相应的,二产又高出一块,同时,顺差率也就高一些。“三高”在全球化时期是有一定必然性的。当然,我们高投资里面也有一些重复建设和过度投资,这些是不应该发生的,是需要杜绝的,而前面适应全球化的那些东西,要么就是把它转移到其他国家去,要么就是对他们进行一些重组,要么对他们进行改造提升,当然,有一些也就不可避免地要淘汰掉。

宋立最后指出,我们的消费率低,在一定意义上也是相对于投资率高的。因为不考虑净出口率的话,投资率和消费率加起来等于100,所以,一个高了,一个必然就相对变低。除了我们投资高导致消费率低之外,可能还有其他的一些因素,也影响了我们的消费率。比如说,外资在我们这儿进行投资,各地都竞争性地给优惠政策,营业赢余很丰厚,而这些东西是汇回投资来源国的,不会成为我们的消费,相应我们的消费,投资加了一块,消费相当于减了一块。我们的消费率也被人为压低了。当然消费率的提高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是随着经济发展和人均水平的提高的一个渐进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 http://theory.people.com.cn/n/2013/0917/c148980-229525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