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资料 > 汪玉凯:冲破既得利益的藩篱是二次改革成败的关键

即将举行的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成为中国第二次改革的象征,而第二次改革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不能战胜既得利益。因为目前的基本事实是,既得利益实际上已经成为阻挠改革的最大危险。

一、既得利益成为阻挠改革的最大危险

那么究竟什么是既得利益,在分析上述问题之前,首先需要对其的基本内涵给予鉴定。在笔者看来,所谓既得利益,是指通过非公平竞争的手段和方式,借助公权力和政策资源所获取的巨额利益的相关体。解读这个概念有三个关键词:一是既得利益的出现主要是通过非公平竞争的手段和方式;二是主要是借助公权力和政策资源,这是既得利益的本质所在;三是通过上述两个路径获取巨额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利益。从这个角度看,尽管既得利益主要是指经济利益,但决不仅仅指经济利益,还应包括政治利益和社会利益等。因为很多以经济利益、社会利益为表征的既得利益,如果没有政治上的结盟,这些领域的既得利益很难获取的。因此,既得利益在政治上的结盟往往更具有根本性。比如中石油的腐败窝案,首先是从政治结盟和垄断权力开始的。

从中央高层进来释放出的一些重要信息,也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和解读既得利益对改革的阻挠。一是对改革形势的判断。比如中国改革进入深水区,要啃骨头;改革没有坦途,要准备付出改革成本;实践发展永无止尽,解放思想永无止尽,改革开放永无止境,改革只有起点,没有终点。这说明改革的难度大,风险也大。二是高层对既得利益的认知与判断。李克强总理强调“动利益比触动灵魂都难”,习近平总书记讲“要以更大的勇气和决心,冲破既得利益的藩篱”。这说明既得利益成为改革的最大阻力和风险。

那么现阶段我国既得利益的基本形态如何呢? 从整体上看,笔者认为现阶段中国既得利益的形态大体可以分为三大类型:一是以贪腐官员为代表的权贵既得利益;二是以垄断行业为代表的垄断既得利益;三是以房地产和资源行业为代表的地产和资源既得利益。这三大既得利益交互交织、相互渗透,在市场经济活动中兴风作浪,掠夺财富。

既得利益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危害十分严重。一是激化了社会矛盾和冲突;二是扭曲整个社会的利益格局。从激化社会矛盾和冲突看,目前我国社会矛盾的许多方面都与既得利益有关。比如说群体性事件后面常常看到既得利益的影子。从扭曲社会利益格局看,既得利益加大了中国的四大风险:经济风险、社会风险、信任风险、政治风险。比如社会整体利益格局被扭曲,从深层原因看,主要有三:第一是分配制度不合理。改革开放以来,尽管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但到目前为止仍有1.2亿人还未达到联合国规定的人均一美元的脱贫线,城乡收入差距、贫富差距、城乡差距、地区差距四大差距没有一个呗缩小,而是都被放大了;第二是机会不平等。企业和企业的发展、人和人的发展都不在公平竞争的起跑线上,使社会阶层相对被固化,社会底层的人往上流动的机会越来越少。第三是既得利益兴风作浪,活跃在政商两界,相互勾结,加速社会的利益格局的整体扭曲,也成为当今中国改革的最大阻力。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http://theory.people.com.cn/n/2013/1105/c40531-234320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