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资料 > 以新改革观开启改革新征程

制度定型、整体推进和方向坚定是三中全会所传达出的新改革观的三大基本特点。

经历35年年均近两位数的经济增长后,中国面临着经济、政治、社会治理体制转型的一系列挑战。新一轮的改革到底该往哪里去?所有的中国老百姓都热切期盼。对此,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了明确的回答,这些回答既是对当前社会诉求的积极回应,也是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向外界传达的新的改革理念,更确切地说是一种新的改革观。

制度定型、整体推进和方向坚定是这一新改革观的三大基本特点。

制度定型——新一轮改革是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成熟和定型的改革。1992年邓小平在南巡谈话中指出,“恐怕再有三十年的时间,我们才会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在这个制度下的方针、政策也将更加定型化”,这是我们党对实现成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制度和体制的最初设计。随后党的十四大提出,“到建党一百周年的时候,我们将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十五大再次强调,“到建党一百年时,使国民经济更加发展,各项制度更加完善”。按照中国改革“三步走”的战略部署,新一轮改革的目标清晰明确,“到二0二0年,形成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新的改革将在上轮改革理论与实践探索的基础上,着力加强制度设计的系统性,基本制度与具体制度的协同性,各种制度与具体体制之间的整体规划和统筹协调,基本完成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成熟和定型化的设计,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健全、有效的制度保障。

整体推进——新一轮改革是强调改革顶层设计和整体谋划的整体推进型改革。尽管前35年的中国改革是由问题倒逼产生,今天的改革仍然需要“以重大问题为导向”,但改革的广泛性和深刻性客观上加大了对改革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的要求。新一轮改革将是各项改革协同推进的过程,是一个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理性互动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问题导向与价值导向并重的过程。

方向坚定——新一轮改革是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不动摇的改革。面对各种思潮的激烈交锋,近几年来,国内各种矛盾交织、各种诉求冲突、各种利益纠葛,如何在这种“重要关头”保证改革的正确方向?新一届中央领导思路清晰,方向明确,既彰显了“自我革新的勇气和胸怀”,以坚定的态度明确表示要“涉险滩”“啃骨头”,同时又坚定不移重申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不动摇。新一轮改革在组织保障上进一步强调坚持党的领导,贯彻党的基本路线;在改革总体设计上由中央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在基本制度上仍然坚持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和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

同时,新改革观指引下改革新征程的启动、落实,需要三个方面的支撑。


能否重塑新的改革共识是凝聚改革动力的关键。一项成功的改革一定有全民共识作为支撑,这是启动改革的原动力。上一轮改革之所以能够推动中国经济总量在三十多年的时间内跃居全球第二,关键在于“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发展就是硬道理”等理念得到当时中国人的高度集体认同。但是今天,随着贫富收入差距拉大、环境污染、诚信缺失等一系列新社会问题的出现,这些共识都不再那么能引起百姓的共鸣了。另一方面,同30年前单纯追求物质财富的增加相比,今天我们面临的更多的是利益的调整,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已经由量的积累阶段转变为利益博弈时期。改革的宏观性加强,改革的难度加大。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不能重塑新的共识,利益藩篱就无法打破,下一轮改革就很难真正启动。

能否重塑作为社会生活和秩序基础的基本规则是重启改革的社会基础。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会面对这样的尴尬:一些原本看似设计缜密的改革方案一旦进入实践层面便走样变形,我们的社会形成了非常娴熟的机制和技巧,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悄无声息地扭曲各项改革措施;一些本应该是社会正常运行“底线”的社会基本原则今天频频失守。经济改革无法脱离社会基础单独运行,在缺失了最基本的社会生活底线的社会中,任何改革设计都会步履维艰。那么,重塑底线的切入点在哪里呢?法律和各种规章制度的完善,加上政府权力范围的收缩、约束和监督,这是最基础的工作。

能否尽快出台各种相关政策细则是改革顺利推进的核心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一系列新观点、新举措,能否顺利推进还需要看相关部门能否尽快出台相关政策细则。比如,对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两个“都是”的定位,两个“毫不动摇”的立场,两个“不可侵犯”要求,极具理论与实践冲击力,但在实际操作中却可能陷入一些“两难”的困境。突破这些实践中的困境,还需要相关部门做更多研究,出台更多细则。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http://theory.people.com.cn/n/2013/1209/c40531-23783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