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资料 > 孙文凯:延迟退休 若干年后的选择

人口老龄化给各国社会经济带来了诸多负面影响,西方发达国家都积极采取措施以减少人口老龄化带来的负面影响。在可选择的措施中,有些属于市场的自发反应,有些属于政府有意为之。这些措施包括延长退休年龄、鼓励生育、对外投资、资本替代劳动等。在实践层面,延长退休年龄被各国奉为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有效之策。

渐进调整退休年龄

世界各国多是逐步缓慢地调整退休年龄。比如,美国1935年制定的《社会保障法》中规定领取退休金的年龄为65岁。20世纪80年代初,由于人口结构的变化,美国社会保障项目面临严重的财政危机,不得不对退休年龄作出调整。1983年美国的社会保障法案中规定,从当年至2017年间,将美国退休年龄从65岁延长到67岁。退休年龄设置时,美国没有“一刀切”,而是按人口出生时间动态设定。在执行时,遵循了补偿性原则,美国采取了三档式的弹性激励方式,人们可以选择提前退休、正常退休与延迟退休,而这三档退休方式分别对应了从低到高的三种养老金支付。第一档是提前退休。愿意提前退休的民众可以最早在年满62周岁时退休并领取打折扣的退休金,62岁退休的保障水平相当于全额退休金的70%,此后逐月递增。第二档是正式退休。年满67周岁民众可以申请正式退休并领取全额退休金。在1937年以前出生的领取全额退休金的正式退休年龄是65岁,1943年以后出生的提高到66岁,1960年以后出生的提高到67岁。第三档是鼓励性的延迟退休。民众可以最晚工作到70周岁,届时可以比正常退休者多领大约三分之一的退休金。

美国的渐进调整退休年龄的做法非常有代表性,其他国家也都采用类似做法。德国政府于2007年通过的一项延长退休年龄的法案规定,德国的退休年龄将在2012—2029年之间从65岁调至67岁,平均每年提高1个月。2010年法国通过了退休制度改革法案,将法定退休年龄由60岁提高至62岁,每年延长4个月,且退休者要想获得100%的退休金必须年满67岁退休。日本现行的养老金给付的初始年龄是60岁,以后逐步把领取养老金的年龄提高到65岁,男女分别从2013年和2018年开始实行,并将于2025年和2030年过渡完毕。具体实施上,男性从2013年起,每3年增加1岁,从60岁推迟到65岁,女性晚5年实行。另外,意大利于2010年6月10日将女性公务员退休年龄调整为与男性相同,从61岁调到65岁。英国2010年6月24日宣布,从2016年起将男性退休年龄推迟至66岁。西班牙于2011年1月27日规定,从2013年起将大多数人法定退休年龄从65岁推迟到67岁。而乌克兰则在2011年7月制定延迟退休计划,从2011年9月1日起,女性退休年龄在今后10年内从55岁每年推迟6个月,逐步延长到60岁;从2013年起,男性国家公务员的退休年龄将从60岁开始每年延迟半年,逐步延长到62岁为止。

实际退休年龄对失业率有显著负面影响

延长退休年龄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通过整理OECD成员国多年数据,我们得到了针对这一问题的一些结论。

 


 

第一个发现是,各国的平均实际退休年龄与政府法定退休年龄并不一致,除了极少数国家,大部分国家实际退休年龄都低于政府法定退休年龄。由于在这些国家中,政府法定年龄并非唯一工作者可以退休的年龄,即如果工作者选择提前退休,那么按照提前的程度,工作者只能得到应有退休金的一部分。反之,如果工作者选择晚于政府法定退休年龄退休,那么此时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奖励”,即得到高于应得退休金的超额部分,同时考虑到延长工作的这几年时间里得到的工资,延迟退休的工作者可得到“双重”好处。这种机制,我们将其看做是退休机制中对工作者的个人激励方式。政府法定退休年龄是一个参照点,而个人选择的退休年龄是灵活可浮动的,而这个浮动就依赖于政府制定的各种激励机制。但研究结果表明,在大多数国家,这种激励机制并不足以使人选择延迟退休。影响人们实际退休的决策因素很多,已有研究证实,社会保障系统、经济激励、财富状况、健康状况和家庭因素(如配偶的就业情况和家庭人口数量)被视为5个最重要的影响因素。

第二个发现是,法定退休年龄延长对经济有正向影响,而实际退休年龄相反,不同性别存在差异。其中,女性的实际退休年龄对人均GDP的影响并不显著,男性实际退休年龄以及男女性法定退休年龄对人均GDP的影响很显著,但实际退休年龄是负向影响,而法定退休年龄是正向影响。研究二者对于经济增长率和人均收入的影响,其结论也是相同的。我们的解释是,法定退休年龄增长降低了政府财政负担,从而降低了经济的税收负担;而实际退休年龄延长时,老年劳动力增多降低了平均劳动力素质,负面影响可能超过正面影响。

第三个发现是,实际退休年龄对年平均工资的影响并不显著,而政府法定退休年龄与平均工资之间呈现较小的正向显著相关性。这意味着,雇主会因为推迟退休年龄所导致的实际劳动力供给增加而压低工资从而损害雇员利益的说法,在现实中并不明显。

此外,我们发现实际退休年龄对失业率有显著的负面影响,说明了工作者选择晚退休造成失业率的一定增加,但绝对额很小。同时,政府法定退休年龄对失业率的影响并不显著。

总体上看,延长法定退休年龄对于经济有正向影响,但这又取决于它如何影响实际退休年龄。

谨防低素质劳动力替代年轻高素质劳动力

已有的国际经验显示延迟法定退休年龄对宏观经济有一定好处,但对延迟退休政策仍有强烈的反对声音。许多人认为让现有职工延长在岗时间,会给本来就严峻的就业形势增加压力,同时,减少年轻人入职和升职的机会。并且,延迟退休可能带来新的不公平,一方面,对于工作条件艰苦和劳动强度大的职业,工作人员收入一般比较低,希望能尽早拿到退休金、养老金,况且身体条件也不容许长期从事职业劳动。而另一方面,简单而收入高的工作岗位,员工将可以很轻松地霸占工作岗位,拿着丰厚收入。同样的担忧在西方国家也存在着,例如法国进行延迟退休改革时即2010年,将最低退休年龄从60岁提高至62岁,同时将可领取全部养老金的退休年龄从65岁提高至67岁,这一法案导致了大规模的罢工抗议。法国民众认为,在经济低迷及其引发的高失业率面前,延长退休年龄无疑会让更多的法国人失去就业机会;即便不被裁员,雇主也会因为推迟退休年龄所导致的实际劳动力供给增加而压低工资,损害雇员利益。

 


 

虽然退休年龄延长在我国也是大势所趋,但是其实行的时机却存在争议,认为当前不应该延长退休年龄的主要还是将注意力集中在就业上。现阶段,我国劳动力人口的数量仍处于上升阶段,劳动力供给依然充裕,延长退休年龄来缓解未来出现的社会赡养问题有可能增加青年劳动者的就业难度。此外,目前处于退休年龄的工作者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只有6年,而现在大学毕业生的平均受教育年限是14年,两者总体水平有很大的差距,延迟退休有可能意味着用低素质的人员替代了更高素质人员,不利于提高社会生产力。

因此,对于中国,解决老龄化问题的措施应该首先更多开发内部潜力,提高经济运行效率,这同样可以解决养老金紧张等问题,同时不伤害经济。延迟退休可以是若干年后的选择。

  (本文受到北京高等学校青年英才计划项目支持)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http://theory.people.com.cn/n/2014/0709/c49154-252575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