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资料 > 来有为:新形势下加快信息技术服务业发展

(一)

近年来,新一代信息技术步入加速成长期,传统信息技术产业不断与新技术、新业务形态、新商业模式互动融合,带动产业格局的深刻变革。伴随着大数据、移动互联、云计算等信息技术的应用推广,我国信息技术服务业向服务化、网络化及平台化模式发展,产业规模持续扩大,集聚效应日益明显,企业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力不断提升,成为我国重要的经济增长点。

2014年,受国民经济增速下降、市场竞争加剧等因素的影响,我国信息技术服务业增速放缓,但仍保持平稳较快增长态势。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运行监测协调局的快报数据,2014年,我国信息技术服务业实现收入1.95万亿元,同比增长21.5%。其中,信息系统集成服务实现收入7679亿元,同比增长18.2%;信息技术咨询服务实现收入3841亿元,同比增长22.5%;数据处理和存储服务实现收入6834亿元,同比增长22.1%;集成电路设计行业实现收入1099亿元,同比增长18.6%。近年来,集成电路设计成为我国半导体产业链中增速最快的领域,本土集成电路设计企业保持了良好的发展态势。华为海思半导体有限公司的业务包括消费电子、通信、光器件等领域的芯片及解决方案,成功应用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长为一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展讯通信有限公司以手机芯片设计为主营业务,已发展成为世界第三大手机基带芯片供应商。

国内各省市注重加强园区载体建设,建设面向行业的公共服务平台,提升对产业发展的支持能力,引导信息技术服务业集聚发展,取得了明显成效。比如,上海市形成了以漕河泾开发区、紫竹高新区、浦东软件园、天地软件园等为代表的综合基地和以云计算、数字内容、数据服务、移动互联网等领域为重点的特色基地。上海市较大部分信息服务业收入来自信息服务产业基地。北京软件与信息服务业公共服务平台加强业务协同,创新服务举措,提升服务质量,提供17项具体事项的一站式服务,促进了北京信息技术服务业的发展。北京市企业的软件能力、系统能力、软硬件结合能力已在国际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发展信息技术服务业面对诸多有利条件。国内信息消费市场持续升级、电子商务增势迅猛、各省市积极推进智慧城市建设,这些因素将释放出更多的信息技术服务需求。在我国经济步入新常态的大背景下,我国信息技术服务业有望继续保持较快增长态势。首先,我国政府对信息技术服务业的政策支持力度进一步加大。近年来,《关于促进信息消费扩大内需的若干意见》、《关于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指导意见》等政策的接连落地,有助于加快信息技术服务等重点领域生产性服务业发展。其次,我国300多个城市提出或正在建设智慧城市。第三,我国电子商务发展迅猛,带动电子支付、数据挖掘、云服务、资格认证等为电子商务提供支撑服务的信息技术服务行业的发展。第四,我国以手机网民为主的移动网民的规模快速增长。个人移动应用需求快速增长,成为信息技术服务的重要拉动力量。此外,我国是网络大国却远非网络强国,信息安全形势较为严峻。国内信息安全投入占IT整体投入的比重不足1%,发展信息安全行业将开拓我国信息技术服务业的增长空间。而且,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增长最快的集成电路市场,在市场的驱动和政策的引导下,我国集成电路产业链上下游之间加强了协调与整合,将有力促进我国集成电路设计行业发展。

 


 

(二)

近年来,我国劳动力及物业配套等生产要素的成本不断上升,信息技术服务企业原有的低成本竞争优势有所减弱,面临较大经营压力。国内大多数企业研发能力弱,业务层级不高,处于全球产业价值链的低端。在新的形势下,建议重视以下方面的工作,抓住机遇,应对挑战,增强我国信息技术服务业的增长动力,促进我国信息技术服务业健康发展:

一是切实转变“重硬件、轻软件”的理念,建议在国家大型采购项目、援外项目中列入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务,为国内企业创造发展机会,同时也在国际上树立“中国服务”的品牌。

二是在进行短期政策激励的同时,更加注重建立政策的长效机制,推动我国信息技术服务业转型升级,不断提高创新能力。

三是支持信息技术服务企业开展海外并购,加快“走出去”步伐,加强拓展海外市场的能力建设,充分依托我国的市场、人才等优势,借力全球创新资源,加大要素整合力度,增强全球交付能力,提高国际竞争力。

四是面对日益细分的市场需求和产业集聚化发展的态势,进一步加强产业园区的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引导企业间、产学研用间加强专业化分工合作,构建协同发展的产业生态系统。

五是积极推进信息技术服务产品化、标准化进程,支持国内重点信息技术服务企业开展信息技术服务支撑工具软件研发与产业化。引导信息技术服务企业把握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物联网等技术变革和商业模式创新带来的新机遇,深化产业融合,实现业务升级。推动国内重点信息技术服务企业发展信息技术整体解决方案,提供信息系统开发以及数据收集、处理、挖掘等一体化服务。

六是重视在岸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外包业务市场,使离岸和在岸业务协调发展、相互促进。编制服务外包在岸业务政策扶持的认定标准和扶持政策,遴选符合条件的外包业务企业进行试点示范。

(作者单位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http://theory.people.com.cn/n/2015/0702/c40531-27242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