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资料 > 欧美高端智库建设经验

强调特色、重视人才:欧美高端智库建设经验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20171019日,作者:周德禄 山东社会科学院

中共中央办公厅与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印发的《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明确指出,我国智库的组织形式和管理方式亟待创新。这类问题必须通过优化和完善智库平台建设才有可能给出应对之策直至彻底解决。俗话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欧美发达国家在智库平台建设方面已经积累了不少先进的案例和经验,值得我们总结和借鉴。

打造特色化智库研究平台,确立智库行业地位

突出智库研究平台特色是西方智库建设一贯遵循的基本原则。从较为大型的、成熟的国际知名智库机构的成长路径不难看出,它们一般都是由某个特色领域的研究起家,等积累起足够的社会影响力之后,逐步再把平台做宽做大做强。比如,加拿大的国际可持续发展研究所(Th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IISD),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组织和非政府研究机构,1990年在加拿大成立,总部位于温尼伯市,地理位置远离加拿大的政治经济中心,但是该智库长期以来一直重点围绕环境与可持续发展开展项目研究和咨政建言工作,经过二十几年的努力,已经发展成为享誉世界的著名专业高端智库,目前在加拿大渥太华、美国的纽约和瑞士的日内瓦都设有分支办事机构,工作业务范围已经拓展到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地球谈判公报》the Earth Negotiations BulletinENB)是该智库的旗舰智库成果,该智库的发起者由于在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方面表现出了卓越的研究才能,而被邀请参加第四届(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的筹备与宣传工作,其间研究所出版了《地球峰会公报》(ESB),这成为《地球谈判公报》的缘起,该智库也是因此而名声鹊起。由于研究特色的鲜明性和专业性,该智库得到了世界多家专业研究机构的青睐和合作支持,目前包括可持续发展委员会(CSD)、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以及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国际条约(ITPGR)等世界有影响力的环境发展组织和政府间合作组织都愿意在该智库提供的平台上,利用《地球谈判公报》这个极富特色和影响力的研究平台向世界、向联合国发布自己的观点和建议。


打造多元化智库参与平台,激活智库发展活力

“头脑风暴”在现代管理学中被视为一种现代化决策手段。国际上很多著名智库,其实就是为思想者提供一个面对面争论的“桌子”,恰恰正是这样一张理论上几乎每个人都能有机会争取坐进来的“桌子”,成了享誉全国乃至全世界的高端智库。比如加拿大的公共政策论坛(Public Policy ForumPPF),这是一家独立的、非营利的非政府智库,最早于1987年在加拿大西南部的卡尔加里(Calgary)成立。该智库到现在为止,没有长久雇佣的专业研究人员,声明谁都可以加入PPF智库组织,前提是你要在推进公共政策朝着更加合理的方向发展方面有足够的业绩和能力。到目前为止,加拿大公共政策论坛已经有注册成员180人,分别来自商界、劳工界、学术界、政府界、志愿者界以及媒体界等,其中包括了加拿大现任总理和一些有思想的普通劳动者。该智库每年举行三场全国性的智库建言论坛,分别是每年4月在多伦多举办的“感谢建言宴会”、每年9月在西部相关城市举办的“西部宴会”以及每年11月在首都渥太华举办的“高登奥宝思登报告会”(The Gordon Osbaldeston Lecture)。每年举行的这三大论坛成为加拿大政府接受社会各界建言献策的重要平台,在推进加拿大政府治理能力提升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加拿大政府要员都会齐聚三大论坛,与PPF的智库成员共商国是。

另外,PPF还创设了“PPF建言献策奖”,颁给那些提出高质量智库成果的智库成员们,每年都有35人获得这项奖励,这也成为加拿大智库工作者的高级荣誉。PPF正是建立了这样一个多元参与的智库平台,使得它在加拿大重大非政府智库中名声大振,成为公共政策研究领域的重要高端智库。


打造职业化智库人才交流平台,保障智库核心竞争力

人才是智库发展的核心竞争力。欧美智库在凝聚高端人才方面可以说几乎穷尽所能。欧美国家智库聚集高端人才的第一手段,得益于欧美国家对“旋转门”(Revolving Door)制度的高度默许。在欧盟,对于欧盟工作人员利用旋转门机制进入任何游说集团或者智库集团几乎没有任何限制。欧洲一研究机构分析了欧盟485名欧盟议会成员和27名欧盟委员会委员的职业变动生涯,得出的结论是“旋转门”现象在欧盟这一级组织也相当普遍。欧盟的规定是,曾在欧盟担任过政府官员的人员必须经过“18个月的冷静过渡期”(18-month cooling-off period)才能旋转到游说部门(Lobbying Sector)工作。美国政府还专门建立了“旋转门”人才数据库网站,专门为高端人才的旋转流动提供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平台,该网站的宣传页上写着“美国国会大厦与华盛顿街区之间只不过存在着几英里的距离,即使如此,一个国会雇员要想成为职业游说家,也没必要乘坐公共交通,只要一扇‘旋转门’就足够了”。2016年底,该网站数据库的在线注册人数已经接近8000人。美国比较有影响的高端智库的核心人才大多数都来自智库的“旋转门”机制,2016年在华盛顿从业的职业游说人才有据可查的已经高达12000人,实际数目要比这大得多。除了利用旋转门机制网罗高端人才,西方智库十分重视“柔性人才政策”的运用。就是我们常说的,“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人才理念。比如美国社会科学研究委员会(Social Science Research CouncilSSRC),该智库的正式从业人员不足80名,尽管固定职员总数不多,但是该智库的研究机构分布和研究业务领域几乎遍布全球,而且对美国政府和联合国的影响同样令人吃惊。美国社会科学研究委员会宣称自己的角色定位,就是在研究者和研究基金提供者之间架起一座桥梁,为研究者寻找最丰厚的研究资金,为资金寻找世界最优秀的研究者。在这种人才集聚机制的影响下,每年为SSRC工作的诺贝尔奖得主都能达到两位数。SSRC利用这一凝聚人才的平台机制,成功运作了近百年,而且在固定职员没有明显增长的前提下,实现了智库影响力的不断提升,这为我国高端智库打造人才集聚平台提供了很好的发展思路。(崔伦强编发)